文字审查与自我审查(十)

第一个国家是印度。印度是一个民主国家,最大的民主国家,也是最大的民主穷国。印度的审查实际上也是比较荒谬的,但是印度的审查也没有像现在的中国这样的,叫什么呢,穷凶极恶,疯狂。譬如说印度有个女作家叫罗伊(Arundhati Roy),得过布克奖,(投影仪图片。)她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作家,她的小说在二十多年前就得过布克奖,是第一个获得布克奖的印度本土的女作家,而布克奖是英国的一个文学奖。罗伊的作品,她的第一本小说叫《微物之神》,有中译本,你们可以看一看,也在当时的印度被闹到法庭。那么《微物之神》结尾的部分,就有一些关于性的描写,有一些关于暴力的描写,就有人指控她,在印度,也不是说“诲淫诲盗”,而是说有伤风化。但是印度毕竟是一个民主国家,还有法庭,最后这个有伤风化的罪名也不成立。那么罗伊实际上也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作家,但她跟刘晓波、伊力哈木他们还不一样,完全是一个政治活动者,她不是,她是一个作家,是一个小说家,但是她有政治活动的,她有她的见解,同情弱者啊,同情第三世界啊,对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非常严厉的批判。那么她也在印度受到很多威胁,但是也没有说判处她十一年的监禁,判处她终身监禁,或者把她的书在印度查禁,或者不许她在印度发表作品。而且就在前一个月,她还出版了二十年来,第二本,也就是她得奖之后的第一本小说,在西方,尤其是在英美是非常受好评的。这本小说叫做《极乐部》,英文叫做The Ministry of Utmost Happiness。这张图片,罗伊手上拿的,就是她的这本新书,照片是她在印度接受采访时拍的。前一阵,这本小说还没有正式出版,一个朋友就在网上找到了PDF的“盗版”,发给我,我就把这个小说看完了。看完之后,我就很感慨。因为她这本小说里面讲到了变性人,讲到了“政府操你妈”,草泥马,(有学员:“哇。”)讲到了克什米尔的独立,你们会联想到新疆和西藏,对吧,对印度总理莫迪有很多毫不客气的讽刺和批评,都在这本小说里面。然后,这本小说在英美是有很多很多书评,刚刚出版了之后没多久,我看书评都看了好几篇,在《纽约书评》,在《纽约时报》,在英国的《伦敦书评》啊,在《经济学人》,这一类的,都有书评。大部分是比较好评。在英美“敌对势力”,“反印势力”,你们都觉得不出奇嘛,英美捧她嘛,就像捧刘晓波一样。但是呢,在印度的报纸,《印度时报》,印度的一些周刊,因为我也会看,英文的,也有书评。就是这样的内容,这样的倾向,“导向”,也有好评,当然也有不好的评论,不好的评论是因为针对她的小说的写作的一些问题,这是见仁见智的。那么这种情况在中国,大家觉得可以出现吗?(学员甲:“不可以。”)可以出现吗?(学员乙:“不可以。”)如果觉得可以出现的,那就去找这个讲座的主办者退钱吧,退学费。(众人笑。)好,这个就是中国跟印度的一个对比。

另外还有一个印度很有名的经济学家,叫做阿玛提亚·森(Amartya Sen),是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他是散文也写得很好,他不只是一个经济学家,对印度的国民性、印度的社会文化都有很好的见地。他还专门写了一本书,我去印度的时候,我还专门读了他的这个书,我觉得写得非常好,对于政府,对于印度政府、印度教、民族主义,都有很多批评。但是这个森先生呢,是住在美国,大概年纪也比较大了。看看图。(投影仪图片。)这是个老先生了。刚刚说到的他的这本书,翻译成中文,书名应该叫做《爱争辩的印度人》(The Argumentative Indian),就相当于《丑陋的中国人》这一类的书名吧。然后最近,他是住在美国,是哈佛大学的教授,但是他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最近,就上个礼拜吧,这是英国《卫报》的报道。上个礼拜,印度的电影,电检局,类似这样的机构吧。关于他的一部纪录片,大约一个小时,一部印度的纪录片。那么印度的检查机构呢,就发指令,说这部纪录片里面呢,有些词语不准出现,譬如说“普世价值”啊,“自由化”啊,“资产阶级民主观”啊,我开玩笑的。不能出现的词是什么呢?“牛”,“印度教”,“印度(Hindu)”,“古吉拉特(Gujarat)”。我给大家略微解释一下。因为印度的新总理莫迪,跟习近平我觉得基本上是一个路数,当然程度有别哈,但都是鼓吹民族主义,鼓吹一种单一的东西。那么譬如说印度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多宗教的国家,在甘地和尼赫鲁时代,就是印度刚刚独立的时代,倡导的是一种多元文化。现在的印度新总理呢,他倡导的就是以印度教,用共产党的话,作为一个凝聚力。印度虽然有印度教,但还有伊斯兰教,有锡克教,还有其他如佛教,还有很多不同的语言。森就是反对这个的。而印度教把牛奉为神圣。印度政府最近的一些政策呢,就是禁止杀牛,那对印度的很多穆斯林——印度是全世界穆斯林最多的一个国家,不要小看,上亿人——那么穆斯林是吃牛肉的,而且穆斯林是屠宰牛的,这个政策对穆斯林的生计就会造成影响。那么印度教徒呢,一旦发现穆斯林有非法宰杀的这种情况,就会私刑处死一些无辜的穆斯林,或者把他们的房子烧了,罗伊的那本小说《极乐部》里面都写过这样的情节。森是反对这个的,批判的。还有,“古吉拉特”这个词为什么不能出现呢?因为印度新总理当年主政印度这个邦,相当于省长。古吉拉特邦在他执政的时候,就发生过印度教徒屠杀穆斯林的骚乱,不是那些恐怖主义的穆斯林哈,而且政府是袖手旁观。然后很多反对者包括西方,就认为这个莫迪当时在做这个省长的时候,对此负有责任。那么,在森的这个纪录片里面,“古吉拉特”都不能提了。这是印度的一个例子。但是印度的这个电检当局发出的指令,他们这个纪录片还可以去找法庭。在中国,你也可以去找法庭,(学员议论纷纷,录音含混。)对对,就像刚才那个罗伊,有人指控她的第一本小说有伤风化,但是她并没有进监狱,她后来进过,被法庭判处过蔑视法庭,但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跟她的书没有关系的。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印度的审查,都比中国的审查,你觉得是一个天堂,对吧,它还有意淫、透气的自由,我们这里就没有了,只有,只有……接着去吃午饭吧。(众人笑。)

下午的讲座,我手头没录音,也不知道有没有录音,只能略加补充。下午继续重点讲到另一个国家的文字审查,这就是缅甸。做这个讲座时,缅甸还没出现六十多万罗兴亚人逃离该国的难民潮,昂山素姬和缅甸军方,也还没有受到国际社会尤其是各国非政府的民间团体之广泛谴责,更没发生两名路透社缅甸籍记者最近在仰光神秘失踪的事件。因为这几年去过两次缅甸,也有意识地持续关注或观察缅甸在这方面的变化,我主要还是讲到“缅甸之春”以来的“解冻”(譬如废除实行半个多世纪的书报审查制度)与不时出现的“寒流”(关押、起诉或迫害记者等文字工作者)。以下只是我的提纲中,有关该国近年来放松资讯管制和废除审查的一些事例,权作补遗:

2011年,缅甸当局放松对非政治出版物的预先和直接审查,放松互联网限制,允许昂山素姬和其他反对派的消息和照片出现在媒体上。但仍然限制某些外国期刊的进口和某些外国新闻网站、社交媒体等。2012年,当局继续放松媒体和互联网管制。人权、政治改革内容的独立媒体与外国媒体网站可上。政府不再限制外国新闻期刊进口。政府降低SIM电话卡价格,让多数民众可以接触网上资讯(但也为极端佛教徒打开了鼓吹种族与宗教等仇恨言论的阀门)。

Error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