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审查与自我审查(五)

……但是在中共的这个辞典里面呢,解放这个词是不一样的。西方有妇女解放,苏联红军解放纳粹集中营,美军解放纳粹集中营,解放法国,解放欧洲,可以叫做解放,因为那是从一种恐怖的、暴力的统治下解救。虽然苏联红军的解放,后来又变成了另外的一种奴役,对东欧的奴役,但是呢,从纳粹的集中营,可以叫做解放。妇女也可以叫做解放。但是呢,中国人民被共产党解放,这个含义就是非常让人值得怀疑的,如果你读过一些正确的历史,或者客观的历史和报道,不能用正确两个字。这么一个共和国,六十年来的所作所为,包括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不能只是说它没有任何好的东西,不能这样讲),那么你就会觉得解放这个词是值得打问号的。从刚才结束之前看的两个数据,你就觉得现在希望有人来解放你了,对吧?一个是上网自由度列在世界倒数第一,你就希望有人来解放你,不要再去翻墙,可以自由上网,不见得你要去做什么犯法的事情,你希望你有这样的自由。这个才叫真正的解放。共产党它实际上不是解放中国人民,它实际上是变成了另外一种,至少是精神上的奴役。从我们之前讲到的,从文字的角度,那不叫解放,报纸连开天窗的自由都没有的时候,你觉得那叫解放吗?

所以说,我听到很多人都喜欢用“解放前”“解放后”“解放以来”什么什么,他可能未必觉得那是解放,但他用习惯了。就像一个德国的语言学家,叫做克伦佩勒(Victor Klemperer),《第三帝国的语言》,你们读过吧?可能个别的同学有听过,前几年中国出了中译本。他是一个曾经生活在纳粹统治时期的德国犹太裔语言学者,在战后写了一本书,分析纳粹德国的语言对德语、对德国人民、对德国文化的毒害。那么解放这个词呢,如果以后某一天,将来,可能也会列入这样一个有问题的词语表。如果你习惯了“解放前”“解放后”,但你没有被解放,如果你觉得这个词有问题的话,那你为什么还要用这个词呢?我希望大家如果同意我的观点的话呢,你们以后要谨慎地使用这个词。如果你觉得在一定的语境下可以用这个词的话,最好要加一个引号。那么一个比较公允的用法,应该是“一九四九年前”“一九四九年后”,“解放”则是共产党对历史的一个阐述,千万要慎用。

还有一个词就是“群众”。中国没有公民,对吧?这个不用解释了。中国只有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眼中,也没有民众,民众是台湾、香港的用词,民国的词,只有群众。群众代表什么呢?群众就代表“屁民”。群众是他高高在上的一种姿态来面对的时候,他才会叫群众。看看中国的官僚机构,派出所、工商局什么的,发的文件,它都是“应广大群众的什么要求”之类。你不是党员,那你就是群众。你不做官,你也是群众。你不是民众,也不是公民。虽然他口口声声说有公民,但这个词的含义已经变了。就像民主,共产党也说有民主,还是社会主义的,自由、平等、博爱,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大家在使用这些词的时候,就会想到在不同的语境不同的背景下,它的含义是不是一样的。比起从纳粹统治下解放,一九四九年内战结束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取得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不能叫解放,只能叫改朝换代。这还是比较客观的说法。国民党的说法就叫“大陆沦陷”,对吧。(众人笑。)在“西方敌对势力”的眼中,就叫“中国赤化”;在东欧叫做“铁幕落下”,在中国就叫“竹幕落下”。大家听说过“竹幕”这个词吗?(众人:没有。)铁幕知道吧?(众人:知道。)竹幕就是相对于铁幕的说法,也是在一九五零年代之后,当时的中国共产党跟着苏联东欧阵营跑,跟西方对抗,西方既然把东欧叫做铁幕,那东方呢,竹子多嘛,一道竹幕就落下来了,那个时候的中国就是与世隔绝闭关自守。

这就是一个语言的自觉。这也是一个语言的自我审查,但我觉得这个审查是积极的审查,是自己对历史对现实有了一个正确的看法,或者自己的看法之后,你就会很谨慎地使用这些词。如果你说“解放前我们家是怎么怎么样”,实际上你就是不知不觉地把这个语境推到了共产党的一边。我现在简单地跟大家介绍一篇香港作者的文章,从语言的角度。香港是一九九七年“回归”的。“回归”前后,香港的变化是巨大的,尤其是心理上精神上,包括一些文化上的变化。因为离开“祖国的母亲”那么久了,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众人笑。)就像你们家有一个兄弟姐妹,这么多年在外没有回来,他肯定生活习惯啊观念啊完全不一样了,这是无可厚非的。如果他要回到家里适应家里的一切,再加上家里又不是太好,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香港不少人也这样。好,香港这个作者,不是太有名,大概在九七年前后,就写了这样一篇很长的文章,标题叫做“共产中文进军香港”。他就说中国大陆这种官方的语言,是怎么样一步步侵入香港的,包括香港政府的公文语言也受到影响。这个我们就不讲香港了,只是看看他所列举的一些“共产中文”,或者我个人所说的“红色中文”。

他举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归纳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特点,大家可以反思一下。第一个特点:红色的中文喜欢用暴力语言,玩数字游戏。暴力语言是哪些呢?蛮好玩的。“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众人笑。)“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然后这个作家打了一个括号,正常的说法或者非暴力的说法是“无端批评中国政事”,这个就是比较美好的中文了。“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这个就是一个感情容易受伤的女人说的。(众人笑。)另外一个例子,“严打贪官”,“严打”这是一个中国特色的词,不是依法治国,标准很模糊的,就像八十年代的严打那样。贪官不是不应该打,但这就是暴力语言,正常的说法应该是“整肃贪污”。“斗跨斗臭”,这也是暴力语言,文革语言,其实可以用“声讨”,就没有那么暴力。“扫黄打非”,现在还在用吧,网络扫黄打非。因为我在澳门生活过一些年,靠近香港,也看了很多香港报刊,包括公开发行的成人杂志,那是政府允许的,当然也不能超过一定的限度。香港殖民地时代也有相关条例不得出现禁止的内容,譬如儿童色情等等,他们的监察机构大致叫做“淫亵物品条例暨版权条例执行处”,而不是“扫黄打非办公室”。还有,“绝不手软”,(众人笑。)你用一个“坚决”“决意”或“决心”就可以了吧。这就是共产党的暴力语言。

数字游戏。他们可能有点“数字控”。我觉得中共从建国以后,民国时候国民政府没有这个“数字控”,西方国家也没有。“五讲四美三热爱”,“三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四项基本原则”,“三面红旗”,“破四旧”,“四个现代化”,“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五十年不变”,“一国两制”,“三个代表”,这是不是一场噩梦?我觉得西方国家不会有什么联邦政府要“一个落实两个坚持三个什么”这样的东西,哪怕川普这么离谱都没有这样的“数字控”。你现在看政府街头的这些文字,完全是进入一个很诡异的世界,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他们的那种数字,要做到一二三什么的,一串,看得你眼花缭乱,你真的不知道他在讲什么。这完全是中共语言的特色。(待续)

Error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